•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 > 虚空纵横

虚空纵横

第一卷 混沌演化诀第一章 重生

樊千钧现在是完全懵了,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自己正趴在一个古装绝色少女身上,那绝色少女的眼中满是泪水,双唇咬的发青,眼神中好像冒出了幽幽火焰。

樊千钧稍微用了点力,把自己从趴着的姿势改为骑着,然后再把眼神稍微往下移了一分,这才发现自己的双手正一手一个温玉暖球,而那古装女孩的双手正被两条好似虚幻似的蓝色藤蔓给缠绕着,动不了分毫。

不管那蓝光是什么,樊千钧看着现在的情况,迅速的分析出现在自己所处的情形。

自己肯定在和眼前这绝色少女在进行男女之事,但自己下身的坚硬之物让自己明白,现在显然是还没得逞。

Cosplay,这铁定是cosplay,身为富二代的自己以前就玩过,并且眼前这绝色少女的装扮像极了三国游戏里的小乔。

从这女孩的眼中泪水与愤恨的眼神中来看,这女孩显然是不同意,再加上女孩那小巧的娃娃脸,怎么着看上去也没成年,难道自己是霸王硬上弓?

磕药了?不磕药自己能做这种傻事?不磕药自己能好像还看见了那女孩双手上还在不停蠕动的蓝色藤蔓?

没有啊,昨天晚上明明请了一帮朋友在酒吧喝酒,并且后来是带了一个MM出去看流星雨啊。

等等,看流星雨?

咦,自己好像是被流星砸中了,然后就晕了过去,并且在自己被砸中之前,还隐隐看到,那砸中自己的流星压根不是流星,反而像是一枚硕大的鸵鸟蛋。

樊千钧正在发愣,突然,一股钻心的痛从下体传遍全身。

顾不得两手手掌中的温玉,樊千钧下意识的把双手护向下体,然后一个踉跄从那古式大床上滚了下来。

侧卧在床下地毯上的樊千钧痛苦的看着床上的美人,只见她全身黄光一闪,猛地就挣脱了那本来束缚她双手的蓝色藤蔓,慌慌张张的穿好衣服,然后拔向床头的长剑。

“唔……”樊千钧终于忍不住下体的疼痛,眼看着那长剑就要刺向自己,但还是身体一阵虚脱,头一歪,又晕了过去。

……

“咦,这是在哪?自己没死?在自己晕过去之前,明明见那古装美女手握长剑刺向自己啊。”樊千钧心中满是疑惑,这一遭还真混乱。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拍在了樊千钧的脸上,刚醒来没多久的樊千钧差点又晕了过去。

妈的,这也那个忒什么了吧,见过混乱的,没见过这么混乱了,樊千钧眼珠子乱转,只见一古装中年男人正气愤的看着自己。

这男人虽然有点眼熟,但好像和自己没什么关系吧,凭什么甩我耳光,刚准备臭骂他一顿,这时一只温暖的手又摸向自己挨打了的火热脸庞。

“老爷,你这是干嘛呢,你看钧儿这遍身的伤。这好不容易醒了过来,你又是一耳光,哎,呜呜呜……”一个面容华贵的中年妇女不停的在樊千钧脸上抚摸,眼神中充满了怜爱。

樊千钧正准备用劲从床上立起来,却发现身上无处用力,并且刺骨的痛即刻就传遍了全身。

那中年男子眼见樊千钧痛苦的表情,本来愤怒的脸色之中又透露出一丝怜爱。

樊千钧一阵错愕,这家伙的表情像极了自己那死鬼老爸。

樊千钧生下来母亲就逝去了,后来就跟着老爸生活,再后来,老爸几经打拼,终于挣下了不俗的家业,但谁知在自己十五岁那年,又是因病早逝,只给自己留下了庞大的家财,而自己从此也就过上了骄奢淫靡的生活,直到自己那天晚上去带MM看流星雨。

“都是你,从小就是这么宠着他,现在闯出滔天大祸,我看你怎么收手。”那中年男子红着脖子对着那中年妇女训道。

中年妇女一阵语塞,良久过后,又咽咽的道:“那有什么,本来陛下就要把婉如公主嫁给我家钧儿,我家钧儿只不过,只不过……”

“你说,你说,我看你怎么说,就是因为陛下本来就把婉如公主许配给了这小王八蛋,他,他,他更不应该去,去强奸公主,这,这是杀头的罪啊……”中年男子气得说话都打结了。

“轰……”一声巨响,在樊千钧还没回过神来时,那中年男子就被一个残影给掀飞向墙角。

“他妈的,他是小王八蛋,你是什么?你是大王八蛋?我是什么?我是老王八蛋?”一阵粗旷的声音响彻屋内,只见那残影一凝,一个白发白须精神抖擞的老者出现在房中。

本来坐在樊千钧床沿的中年女子忙起身向那白发老者行礼,口中说道:“见过父亲。”

然后屋内一群侍女也是齐齐下跪,众口一辞的说道:“参见太老爷。”

那老者鼻间轻哼了一声算是应答,然后侧目看向被自己一脚踢在墙角并且面露痛苦之色的中年男子,朗声说道:“少在那给老子装孙子,我孙子现在可是躺在床上,你都是地位期人物,一幅身骨都不算是人类了,老子那轻轻的一脚能把你踢成像你脸上表现的样子?”

樊千钧狂晕,扫了一眼满屋的古装侍女,再看看被踢了一脚的给自己父亲感觉的中年男,又凝视了一会眼前这个人未到声先到的强大老者,一个疯狂的想法涌现在其脑海之中,莫非,莫非自己穿越重生了?

见老者如此说话,那本来还窝在墙角的中年男子顿时满脸陪笑的站了起来,诺诺的向老者说道:“孩儿教导无方,才让千钧闯下如此有辱家声的大祸,所以,所以才骂了这臭小子叫小王八蛋……”。

“屁!”听完中年男子说的话,那老者气不打一处来。

中年男子见老者又生起气来,连忙摆出一幅诚惶诚恐的样子,诺诺的说着:“对对对,父亲教训的是,孩儿就是个屁,一个臭屁……”

“澎……”又是一声巨响,那倒霉的中年男又是被老者一拳给打向了墙角,不过这一次,樊千钧还是看得真真切切,因为那老者在一拳轰飞那中年男之后,其拳头上还仿佛燃烧着蓝色的火焰。

这下那中年男可是真的痛得在墙角站不起身来,而那中年妇女也是惊得大呼小叫:“老爷……”

“没事,只不过第一脚没加一点气劲,这小子还不长记性,所以这下加了一点蓝檀劲,不然他下次还是要说自己是个屁,还是个臭屁,妈的,难道老夫是臭屁的祖宗?”老者看了一眼中年妇女,淡淡的说道。

樊千钧差点忍不住笑了出来,从他们的对话之中,自己已然清楚,这老者肯定就是自己爷爷,那被打飞的就是自己的父亲,而这中年妇女就是自己的母亲。

但见自己爷爷和父亲的表现,那简直就像搭台演戏一样,哎。

老者目光威严的再次向屋内一扫,沉声说道:“有事没事的都出去,我要单独和我孙儿谈会。”

一众人等,包括樊千钧的父亲母亲都诺诺的应声出去,到最后,屋子里就只剩下了威严的老者和胆战心惊的樊千钧。

樊千钧看着这个陌生的爷爷,特别是刚刚他对自己那个陌生的爹爹的两下出手,他现在是吓得不敢出声了,虽然在以前,他纨绔不羁,但现在自己明显是穿越了,谁知道这穿越的世界是怎么样一个世界,再加上现在的这个自己之前已做出什么强奸公主的事来,要是这个爷爷一个恼火,自己的小命真还可能不保了。

就在樊千钧哆嗦着想说什么时,那陌生的爷爷却是眼珠子一转,那威严的表情顿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从威严之太一下变得嬉皮笑脸起来。

“好小子,你也忒大胆了,饶是你爷爷我樊黄运是护国大将军,统领这楚运王朝兵马,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竟然连婉如公主都敢强奸?且不说他是现在楚运王朝天子最庞爱的女儿,就单说她那体质,哎……”那刚刚还是嬉皮笑脸的樊黄运脸上又是泛起一片凝重,接着说道:“那可是阴阳之体啊,以阴精之体生阳精之元,这种体质,就算是日后要进入天楚太学院都是重点栽培的对像啊,本来以你的资质,只要和婉如公主双修之后,定然会再上一个台阶,现在可好,强奸就强奸吧,还闹个强奸未遂,浪费啊,浪费。”

樊千钧当时就下巴都掉了一地,这爷爷,也忒牛了吧,自己强奸公主带来的影响,看样子他都不是很在乎,反而是觉得自己强奸未遂倒是一大憾事。

樊千钧见爷爷如此,紧绷的心一松,只得诺声回道:“孙儿我,我……”

樊黄运好像想起了什么,突然问道:“咦,不对啊,你当时去时,说是皇后召见,怎么着后来就去了婉如宫了呢?莫非?钧儿,你把前因后果说一遍给爷爷听听看。”

呃!说一遍?我他妈也是稀里糊涂的过来的,哪里知道什么前因后果啊。

“爷爷,我,我可能受伤严重,失……失忆了……。”樊千钧那个心里哆嗦啊,这要是一不小心被眼前这个明显不是弱鸟的护国大将军给识破自己的身份,那,那还真有可能直接一掌把自己给劈了。

“失,失忆?”樊黄运一惊,略一沉顿,失声道:“化功春意散?”

Aa
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