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 > 至尊仙道

至尊仙道

卷一第034章 祭炼飞剑

韦勒的话给了凌蒙不小的压力,刚刚进级的喜悦一扫而空。自己才达到练气一层,距二层遥之又遥,法术没练,时间却只剩半年了,虽然不知道考验是什么,但想来必不简单,御灵宗人的凶残他已深有体会,既然说达不到二级便会被淘汰,那么肯定没错。

凌蒙边吃晚饭边思索,下到修练室时已大致拿定了主意,他觉得以目前自己的情况来说,第一要务还是先把灵气修练上去,半年时间,虽然不一定能达到练气二层,但有本木灵髓之助,应该也相差不远了。

至于法术,他觉得还是暂时放一放,一是毕竟自己从未接触过这东西,如果要修练肯定会占用大量时间,二是自己有本木灵髓,并不那么迫切的需要护身法术。至于攻击方面,那柄飞剑自己还未祭炼,这可是件法器,他相信只要练好了攻击力绝对不会比法术差,所谓腾蛇无足而飞,梧鼠五技而穷,精于一事,长于一击,反而是现在最好的选择。

盘膝坐好,凌蒙并未急着将飞剑取出,而是先催动那枚短一些的玉简,将飞剑的祭炼之法仔细的又看了两遍,直到确定已经完全领会,这才收了灵气,慢慢敛气凝神。

当心神沉寂,脑中变得一片空明,凌蒙从储物袋中取出了飞剑,摆在膝前,然后缓缓从体内凝聚出一滴精血,升入上丹田,慢慢温养。上丹田,是藏神之府,简单的说就是神意汇聚之处,按玉简中所说,要想祭炼飞剑,必须将神意溶入飞剑中,使剑与人神意相连,气息互通,这才能够从容御使。

一直温养了一个时晨,凌蒙自感精血内的神意已经饱满,心意一动,那滴已变得青芒闪烁的精血从眉心直落,被灵气一逼,顿时从右手食指尖飞出,落到了飞剑之上。淡青色光芒一闪便钻进了飞剑之中,而那滴重新变回鲜红之色的精血则在晶莹光洁的剑身上一滑,滚落到地上。

正常的人神意也就是精神力是无法离体的,除非修练至先天境界,筑成仙基。而神意又只能溶于精血,所以练气期修士大多以这种方式祭炼法器,也可以说精血不过是载体,将神意带出而已,俗世中人多以讹传讹,盛传什么滴血祭炼,普通血液连神意都不能容纳,没有神意相通又怎能御物,所以所谓滴血祭器不过笑话而已。

在神意侵入飞剑的一瞬间,有些昏昏沉沉的凌蒙只觉那飞剑与自己有了一层若有若无的联系,这种联系极为奇妙,就好像飞剑原本就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但又有些陌生,不像四肢五官般可以任意使用。

凌蒙心中大喜,知道飞剑已经初步祭炼成功,要知据玉简上所说,由于练气初期的人神意不足,祭炼飞剑很难一次成功,需要分三六九甚至是十二次祭炼,使飞剑中的神意达到一定浓度,才能心神相通,随意御使。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只祭炼一次就成功了,但凌蒙现在精神力大损,也懒得费心去思索,当下强忍强烈的目眩头晕感,试探着控制飞剑,想让它飞起来,哪知那飞剑却一点反应都没有,纹丝都没动。

凌蒙揉了揉有些发涨的眉心,琢磨了半天才想起来自己没有使用御物诀,不由暗自苦笑,心道:“看来这精神力当真宝贵无比,不可稍缺,要是平时,自己怎会反应这么慢。”

其实御物诀不过就是祭炼法物成功后,向法物中贯注灵气的一种法诀,无需修练,只要灵气充足便可使用。凌蒙凝神片刻,随着心念一动,立即与飞剑取得了某种特殊的联系,随即右手掐御物剑诀向身前的飞剑一指,同时轻喝一声道“起,”

话音未落,飞剑嗡的一声震鸣,以肉眼难见的速度飞起了两丈来高,真接撞到了修练室顶篷之上,由于这一下用力过猛,凌蒙注入剑中的灵气无以为继,飞剑一撞之下,顿时转变了方向,嗖的一声,竟向下直斩而来。

凌蒙吓了一跳,盘坐的身子向后疾仰,一个后滚翻滚出了一丈多远,那柄飞剑不偏不倚,砰的一声斩在他刚才所坐的地方。凌蒙吁了口气,只觉背脊一阵发寒,暗自庆幸道:“还好我躲得够快,要不然我恐怕会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被自己御使飞剑斩杀的修练者了。”

稳了稳心神,凌蒙控制轮回灵气一点点输入飞剑之中,随着意念引动,飞剑慢慢飞了起来,双目紧盯已升至头顶的飞剑,凌蒙喝了声道:“去,”随着喝声,飞剑轻灵翻转,突然向前疾刺,但刺出一半,却突然向下一沉,铮的一声,落到了地上。

凌蒙面上没有丝毫失望之色,反而相当振奋,暗道:“这御使飞剑其实并不算难,最主要的还是神意之间的联系,其他如神意与灵气的配合,灵气的掌控等都需要慢慢地熟悉和磨炼,却非一蹴而就的事,”

伸手一招,地上的飞剑自动飞起,落在掌中,凌蒙并没有再继续练习,而是将飞剑放入了储物袋。那一滴精血虽小,但其内所凝聚的精神力却相当可观,此时凌蒙脸色苍白,脑中嗡嗡直响,知道不能再勉强,连忙双目微瞌,放开心神,无思无想,按玉简上所说的方法定静安泰,由虚生神。

人的精神力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特殊的能量,练气之士虽能靠修为增加提升精神力,但却无法单纯靠修练使其增强,只有修成金丹大道,达到炼气化神之境的绝世强者,才能直接增强精神力。玉简上所说的由虚生神,其实不过是养神而已,所以凌蒙冥坐一晚,虽觉脑中略清,但面色仍憔悴得很。

出了修练室,外面天色微明,由于时间紧迫,所以尽管仍有些头昏脑涨,但凌蒙还是毫不犹豫地走出了石屋。黎明的小山上玄阴之气仍浓,黑雾弥漫,其中无数鬼魂、幽灵非常享受的在玄阴黑雾中飘荡着。

踏入小山,周围的空气陡然转凉,阴风在身周徐起,凌蒙不敢大意,立即催动了黑色劲装内的辟邪符,他的身上顿时浮现出一股微弱但却摄人心魄的异芒,几个离他很近的幽灵像是突然遇到了最可怕的事物,发出尖厉的鬼啸,拼命的逃了开去。

见这黑色长衫果然可辟鬼物,凌蒙心中一定,在山下拾了一块比面盆还大,足有四五百斤的山石,托在掌上,向山上攀去。由于这将近半年时间,凌蒙每日两次激发本木灵髓,不仅灵气大涨,而且身体的强壮程度也与日俱增,现在的他只凭肉体的力量,在与独角兽斗力时也能支撑差不多一柱香时间了,如果加上灵气,坚持小半个时晨都不成问题。

不过,凌蒙与独角兽斗力另有目的,自然希望越早将力气用光,越早达到身体极限越好,所以最近两三个来月,他在上山之前都会有意识的先将自己的体力和灵气消耗大半,再上山与独角兽拼斗。

而昨天自己凝气成形,达到练气一层,灵气一下子猛增了近一倍,已足有半甲子的灵力,所以不得不想办法加大灵气与体力的消耗。托着四五百斤的大石,即便肉体强悍如凌蒙,在爬上山顶,到达那片古林前时,也已汗流浃背。

古林右侧,靠近山壁的一块一人多高的巨大山石背后,有一个七八尺高的山洞,这山洞之内并不幽深,但却相当干爽宽阔,正是独角兽藏身之所。这半年来,凌蒙对这山洞早已熟悉,在距山洞十来丈处,猛地将手中山石扔出,山石划了个半弧,刚好擦着一人多高的巨大山石顶部飞过,砸入洞中。

山洞中的独角兽这半年来也郁闷得很,在鬼愁岭深处,像它这样的妖兽只是最弱小的存在,每日都得提心吊胆的过日子。但自从被一只铁熊追得逃到这座小山,它的日子就好了起来,不但找到了非常不错的栖息之所,而且这小山上不光没有强大的妖兽,还有很多弱小的,根本不需费力便可捕食的小型野兽。

只是这种舒心悠闲的日子没过多久,偏偏就来了那个异常难缠,甚至有些变态的小家伙,不但每天两次,风雨无阻地来自己拼斗,而且挑战的方式越来越让它难以忍受,从刚开始击打洞口的巨石,到后来直接将石头扔进山洞,更可气的是扔的石头也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大。

清晨,又到了凌蒙挑站的时间,洞内的独角兽有些衰弱的神经紧绷起来,“轰”的一声,一块足有面盆大小,足有四五百斤的巨大石头从天而降,正砸在离独角兽鼻子前一尺左右的山石地上,巨大的响声让独角兽一哆嗦,紧接着它就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发出一声惊天怒吼,不顾一切地冲出了山洞。

Aa
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