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 > 至尊仙道

至尊仙道

卷一第003章 妖树内丹

想到树妖巨大无比的身体和被那道金色闪电正好劈成五六断,凌蒙越想越觉得可能。

忽然,他发现在正中一堆特别高大的木灰堆下,隐隐有青碧色光芒一闪一闪的,象是什么东西眨眼一样,凌蒙只觉毛骨耸然,心道:“难道那树妖没死透,”盯着那闪烁的绿芒,他慢慢向后退,退了十来丈,才突然转身发足狂奔。

一口气跑出了空旷地带,凌蒙在一株巨树旁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去,见没什么东西跟来,这才松了口气。

心中暗暗盘算道:“树妖已经被天雷劈成了灰,应该已经完全死了,那道绿色光芒见我逃走没什么反应,显然只是件不会动的死物,嗯,很有可能是树妖身上的携带的什么宝物。”

凌蒙习武没什么天赋,要不是其父凌延风研制的碧木炼体灵液,怕是连灵气都练不出来,不过在镇上的学堂里,他虽算不得天才神童,却也颇为不凡,小小年纪不但熟读经史,而且文章也做得花团锦秀。

平日里他最喜欢读一些杂文野史,对其中一些偶得奇遇,成仙成佛的人物更羡慕不已。

想到那道绿色光芒有可能是书中所写的宝物时,凌蒙心中霍然而动,忍不住蹑手蹑脚地向空旷地带行去。

接近了那堆最大的灰烬,他停下脚步,观察了良久,才发现绿色光芒其实不过是一件能够发光的东西掩在木灰之中,由于风不断将外层的灰烬吹走,上面的又不住落下,所以才会忽明忽暗,象是不断闪动,而且此处香气浓烈至极,显然就是这东西吸引自己来此的。

踌躇了一会儿,凌蒙还是走了过去,用脚在灰烬边上轻拔,骨碌一下,一个拳头大小,通体晶莹翠绿的圆球形珠子滚了出来,这颗珠子如同一块翡翠般纯净透明,散发着温润而朦胧的碧光。

感觉到翠绿珠子上所蕴含着的磅礴浓郁的木系灵气,凌蒙心头一阵颤动,心道:“这莫非是那妖树的内丹不成。”

他越看越觉得可能,心中当真喜不自禁,对于修习木系灵诀的凌蒙来说,这东西太重要了。

他父亲凌延风为了给他买一枚木系妖兽内丹,十来年省吃简用,拮据度日,想到自己拿回这翠绿珠子后,父亲喜悦的表情,凌蒙心中一阵激动。

正想走过去拾取翠绿珠子,却突听身后传来一阵熟悉的犬吠之声,扭头看去,就见一道土黄色的身影起伏纵跃,快捷无比地飞奔而来,只片刻便到了近前,正是与他形影不离的大黄。

看着大黄毛发上布满了一滴滴晶莹汗珠,凌蒙知道它一定是从自己经常带它上山的路绕过来找自己的,心中不由一阵温暧。

爱惜地用手摸了摸它的头,正想安抚几句,却不想大黄突然用嘴叼住他的衣角,用力向后猛扯。

凌蒙不由大奇,大声问道:“大黄,你干什么,”大黄喉中不住发出呜呜的声响,只是咬住他的衣服一个劲地向后拽。

凌蒙以为它心急回家,便道:“大黄,你稍等一会儿,我取了那翠绿珠子,马上就回去。”

但大黄不知怎么了,不但没有放开他,反而扯得更用力了。

凌蒙不由有些气急,提高了声音喝道:“大黄,你捣什么乱,父亲为了给我买一枚妖兽内丹,自己有病连贵一些的药物都不舍得吃,这东西含有极庞大的木系能量,很有可能就是树妖内丹,你还不放开,一会若来了猛兽可就麻烦了。”

可大黄对他的话理都不理,向后拽的力道越来越大,凌蒙被扯得倒退了几步,不由更急,猛地抓住衣襟一扯,嘭嘭嘭几声,衣上纽襻全断。

促不及防的大黄一拽之下,竟将他的上衣连同背后的药蒌一齐扯了下来,仓促间收不住力,连退了十几步。

凌蒙乘机大跨几步,到了翠绿珠子近前,伸手便将那枚翠绿珠子抓了起来。

翠绿珠子晶莹光洁,入手微温,上面荧碧色的光华仿佛绿色彩虹,围绕着球体周围不断流转灿动,凌蒙发现自己托着翠绿珠子的右手在这光华下,竟变得象透明了一般。

托着翠绿珠子,凌蒙感觉到一股股充沛之极的纯净木系灵气沿着右臂不断浸入体内,不由大喜,不过他年纪虽小,却也懂得怀璧其罪的道理,所以不及细看,便一边快步向大黄走,一边叫道:“大黄,快,将药蒌拿过来,咱们现在就回家。”

他是想将翠绿珠子藏入药蒌,哪知一向和他亲密无间的大黄见他走过来,就象见到鬼一样,突然远远地逃了开去,直到七八丈外才回过头来,浑身颤抖着不断冲他悲嚎。

凌蒙本是心思细腻的人,只不过先是以为有绝品灵药出世,刚才又一心以为翠绿珠子是树妖内丹,所以贪心之下不及细想。

此时见到大黄反常的举动,心中陡然升起了一种不安的感觉,正想仔细观察一下手中的翠绿珠子,没想到就在这时,手中的翠绿珠子却突然光明大放,照得他眼花缭乱,那光芒却紧接着一敛,竟凭空消失了。

凌蒙不明所以,呆呆地看着空无所有的右手,一时只觉难以置信,就在他愣神之间,却突然发现自己的整支右手竟完全变成了碧绿之色,不过还没等他看仔细,手掌却又恢复了原样。

凌蒙正怀疑是否是自己眼睛出了问题,却突然感到头部好像被什么东西重重撞击了一下,紧接着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

一直在不远处盯着他的大黄眼见凌蒙突然栽倒,猛地发出一声悲愤脑恨的怒吼,四脚蹬地,闪电般窜了过来。

先是在凌蒙身上嗅了一遍,接着伸嘴在他脸旁不停拱动,显然是想把他唤醒,但凌蒙已陷入深度昏迷之中,哪会醒过来。

大黄急得不住低吼,四爪更是将身下的山土挠得四处飞扬,却也无可奈何。

此时的凌蒙对外界一无所知,观感已完全失去作用,但头脑内却是清醒的,他清晰的看到那株被天雷劈死的树妖完好无损地站在身己面前,正用一条触手般的长枝将自己紧紧缠住。

那树枝上密密麻麻的尖刺已经全部刺入了自己的身体中,凌蒙只觉全身热辣辣的,又涨又痛又痒,难过得无以复加。

同时他还惊骇的发现,刺入身体的那些尖刺竟在不停地鼓涨收缩,随着一鼓一缩,自己体内的所有精华都会大量流失,凌蒙只吓得心胆俱裂,心说:“完了,这树妖要把我吞噬了。”

凌蒙只觉精力在迅速消失,浑身一阵阵发虚发软,头脑也昏沉得厉害,眼前渐渐朦胧。

我就要死了吗,从未考虑过生死的凌蒙这一刻发觉死亡竟离自己如此之近,不过他毕竟还小,对即将到来的死亡并未感到如何恐惧,也未感到如何悲伤,只觉得魂魄飘忽,似乎就要脱体而去。

就在他的意识渐渐消失的最后一刻,父亲那张苍白而憔悴的面孔突然在他脑海中浮现出来,那眼光中的爱怜横溢和期许盼望让他猛地一振,心中狂叫道:“我不能死,我必须活下去,要不然父亲不知该怎样伤心,怎样绝望呢,我必须支撑下去。”

凌蒙猛地挣扎起来,忍着可怕的晕眩和痛楚,不断扭动着身体和四肢,说也奇怪,在凌蒙奋力挣扎之下,那条粗长的树枝竟似受力不住,慢慢出现了裂痕。

凌蒙突然感到浑身一松,不由大喜,立即挺身站起,想也不想,抬手便向紧靠在自己边的树妖一拳击去。

树妖高有百丈,可谓庞然大物,凌蒙在它面前简直就象一只小蚂蚁,这一拳不过是他脱身而出后,下意识的行为。

但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一拳击在树妖粗大的树身上,却发出了砰的一声巨响,巨大无朋的树妖竟被他砸得倒退了近一丈多远。

凌蒙看了看自己的拳头,怎么也难已相信自己会有这么大的力气,不过他也精神大振,大吼一声,挥拳再次冲向树妖。

那树妖委实窝囊得很,见凌蒙直冲而来,数万条长枝齐动,将自己身体包裹住,一晃之下,突然化为一道绿色光芒,一闪便不见了踪影。

凌蒙愣了愣,却突然感到自己的头部正被一个热乎乎的东西不停地顶撞,睁开眼睛,却发现大黄那颗硕大的头颅正垂在自己脸前,隐泛金芒的大眼正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

凌蒙一时忘了自己身在何处,推开大黄的脑袋道:“别闹了,大黄,”翻身坐起,四下打量,只见四外古林森森,被雷击倒的树木和焦糊的痕迹都清清楚楚,身边五六堆小山般的灰烬,随风挥酒,此时已只剩下不到一半了。

想起刚才的一切,凌蒙不由一阵恍惚,暗道:“那树妖已被天雷劈得粉身碎骨,怎么可能活过来呢,看来刚刚不过是做了一场梦而已,但这梦也太真了。”

他低头在自己精赤的上身打量,发现身上果然没有被尖刺刺伤的痕迹,不过,随即他发现,自己先前被鹞猁抓伤的双臂也变得光溜溜的,象是根本没受过伤一样。

Aa
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