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 > 至尊仙道

至尊仙道

卷一第023章 强化肉体

随着他的喝声,三十二名劲装大汉从各处走出来,迅速将八十名少年分成两例长队,然后带着他们踏出了山庄,一路向北。

祈钰说的不错,绕过西封山后,再向北,便是一片片山峦矮岭,八十名少年虽然生长的环境各异,但每一个都是附近百里、千里,甚至是大武一个行省的最杰出,最矫矫不群的存在。他们的身体素质,他们那种不甘人后的性格,在初一上路便体现得淋漓尽致。

山路陡峭、崎曲、不平,但这些少年各个脚步轻松,一路急行,没到一个时晨,居然就走了十六七里。

对于走惯山路的凌蒙来说,一个时晨走十多里山路本是再正常没有的事了,但现在却不行了,手上脚上带着近三十斤的重铐,以他强化后的身体,短时间倒还能坚持,十几里之后,却已汗透重衣,手足发软,重铐似乎变得重有千斤一般。

眼见一个又一个少年轻盈地从自己身边走过,凌蒙咬紧了牙,一步一步想要跟上去,但却事与愿为,反而越拉越远“啪”一声清脆的鞭响,凌蒙只觉后背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转头看去,只见麻面大汉手提一根皮鞭,正恶狠狠地看着他,不由怒道:“你干什么?”麻面大汉冷笑道:“干什么,落后者罚,意志不坚者死,快点,跟上。”凌蒙这才想起临出发时祈钰的话,知道不能违抗,咬了咬牙,加快了脚步。

勉强又走了几里,正当凌蒙以为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快速行进的队伍却突然慢了下来。原来八十名少年中,绝大部分都没走过山路,刚开始时不过是一股冲劲,一个时晨快行了十六七里,现在基本上都出现了后力不继。

眼见队伍越来越慢,凌蒙不由暗自松了口气。这一天,一共走了近四十里山路,天色渐黑,中午没有进食,也没得到任何修息,又饥又渴,疲惫不堪的少年们终于听到了不在前进的命令。

在一处稀稀疏疏的树林前,十二名黑袍真传弟子笑吟吟地看着劲装大汉们带领八十名少年陆陆继继汇聚到林前,然后命令大汉们从林中几口大箱子里取出兽皮帐篷、炊具,各种食物,劲装大汉们似乎对野外露宿极为熟悉,劈材取水,烧饭,支帐篷,一切都井井有条。

第二天一大早,凌蒙等八十名少年重新上路,不过所有的少年都没了昨天刚出发时那种轻松的劲头,由于大部分人体力未复,所以今天一始行进的速度就有点慢,再加上不少人脚上都起了一层血泡,走起来疼痛难忍,所以没走几里,便断断续续开始有人掉队。

不过这些掉队的少年很快就在一群劲装大汉凶神恶煞般挥舞的皮鞭下,再顾不上脚掌的疼痛,加快脚步追了上来。

本来凌蒙是今天所有少年中走得相当轻松的一个,但偏偏天公不作美,不到中午,天上就开始下起雪来。

而且这雪还下得很大,劲烈的山风卷着大片大片的雪花四处飞舞,时间不长,山路上便铺上了厚厚一层。

凌蒙所带的重铐双手双脚之间都有儿臂粗的铁链相连,本来走在不平的山路上,他就极为不便,每当碰到凸起的山石,都必须高高抬腿,以免被山石所绊,但此时山路上一片平坦雪白,根本分不清哪里高哪里低。

凌蒙战战兢兢,但仍免不了时不时被绊倒在地,就在他第七次倒在地上的时候,啪的一声,一记皮鞭狠狠地抽在了他的后背上。凌蒙扭头看去,却又是那个麻面大汉,顿时一股怒气直冲顶门,爬起来骂道:“麻面鬼,我遭你惹你了,你干嘛这么针对我。”

俗话说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麻面大汉听他敢这么骂自己,不由勃然大怒,挥起手中皮鞭向凌蒙劈头盖脸抽去,口中骂道:“小狗,我让你顶嘴,”凌蒙闪身向后疾退,同时脚下一挑,铁链响动声中,大篷的雪沫飞扬而起,阻挡麻面大汉的视线,大声叫道:“你才是小狗,我年纪小,肯努力,用不了几年我一定会成为御灵宗的风云人物,到那时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

麻面大汉听了凌蒙的叫嚣,脚下不由一缓,他不过是御灵宗紫灵殿的记名弟子,地位极低。凌蒙的话没错,这批孩子现在虽被他们看押,但大多数都会成长为御灵宗的中坚力量,地位远远在他之上,更何况这小子资质不错,并且机智和勇气皆佳,虽然顽劣,但只要经过调教,未必不能成为宗内厉害人物。

所以他的气势一弱,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但面上却不肯服输,呸了声道:“就凭你也配成为宗内的风云人物,早着呢,就算你通过这次考验,后面还有无数道关卡等着呢,三年五载之后,说不定你早已骨肉化泥。小子,你走不走,”说着他又扬起了手中的皮鞭。

凌蒙最善于察言观色,见他色厉内荏,不由哼了声,转头向前赶去。这一天凌蒙也不知自己摔了多少跟头,不过到后来总算学聪明了,干脆每一步都高高抬腿,然后再落下,这样虽然姿式怪异,而且要消耗大量体力,但总比走几步便重重摔倒要强得多,好在其他少年在这弥天大雪中走得并不快,所以倒还能坚持。

天寒地冻,冒着大风雪,连走了两天,终于走出了百里峦岭区,但紧接着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却是起伏连绵,被终年不化的积雪覆盖的万丈高山。

天上彤云密布,雪花漫空飞舞,凛烈的山风带着刺耳的尖叫呼啸来去,在白茫茫的冰雪世界中,八十名少年分成两例踏着直没膝盖积雪,蹒跚而行。

这些少年虽然个个身体建壮,资质不俗,但由于灵气被封,加上大多没吃过苦,走到快到中午时,就开始有人支撑不住了,不断有人跌倒,但每一个孩子刚刚跌倒,便会有一个大汉冲过去就是搂头盖脸的一顿皮鞭,大多数孩子都惨叫着奋起余力,跌跌撞撞地追上队伍,但也有个别性格懦弱的少年,倒下了,就再也爬不起来,每到这时,那些大汉便毫不怜悯的将他弃之不顾,继续去驱赶别的落后少年。

凌蒙的情况并不稍好,由于带着沉重的镣铐,再加上镣铐之间粗重的铁链,在这么深的雪中行走,不但非常碍事,而且每一步都要比别人多付出几倍的力气。此时的他已觉得精疲力竭,但他不敢跌倒,因为他知道,跌倒了如果爬不起来,便会被像丢垃圾一样丢掉。他感觉到好像每走一步,都已是身体极限,随时都可能会跌倒,但他还紧咬着牙,一步一步向前挪。

不知又走了多远,凌蒙只觉心脏好像已停止跳动了,血液沸腾到了极点,干张嘴却呼吸不到空气,眼前阵阵发黑。他知道自己不行了,但却不愿意就此放弃,“要死就在前进中累死吧,”这是凌蒙浑乱的头脑中最后回荡的一句话,所以虽然身体摇晃得厉害,但他仍然固执地迈步向前。

这一步跨出,凌蒙只觉小腹下突然涌出一股温热的暖流,霎时分成无数股,融入了身体各处的经脉、骨骼、肌肉中,几乎只一瞬间,身体和头脑恢复了活力。

凌蒙一愣之下便明白过来,这是身体达到极限,自己体内的树妖感觉到了危机,所以才大方的分出这么多本木灵髓,来保护自己,他试着活动了下身体,只觉不但浑身又重新充满了力量,而且精力也比以前更充足了。

不由大喜,抬头望去,只见山峰如银,天地一色,在迷朦的风雪之中,远远的山坡之上,有几个少年正迎着风雪,一步步向上攀去,“已差了近二十里了,”凌蒙喃喃低语一声,却没有回头看落在身后的少年们,抬起双腿,义无返顾地向前行去。

Aa
特大